四川射洪县双溪乡一村官被指以权谋私遭实名举报
更新时间:2017-08-21 19:05 浏览量:
分享到:
四川省射洪县双溪乡青杠林村2社村民赵成章日前致函上级有关部门反映称,双溪乡五叉树村委会主任袁某清(女)涉嫌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六年来,虽经多次反映,至今无果。此事经媒体披露后,当地有关部门不是去积极核实处理,而是要调查反映人在42年之前的所谓问题。
 
    在一份题为《一个告了六年未倒反升的村官》的反映材料中,四川省射洪县双溪乡青杠林村2社村民赵成章陈述了事情经过:袁某清现任射洪县双溪乡五叉树村委会主任。2007年她没有当村官前,全家七口人(三个孩子、两个老人)一直过着穷困的生活,三个孩子没钱上学,她还亲自去求她本队在双溪学校教书的胡某跃帮忙给其孩子减免学费。
 
    2007年,袁某清当上由原青杠林村、五叉树村、轿顶山村三个村合并的五叉树村委会副主任后,就一直不但掌管着村上的公章,而且还是村上的会计、出纳,至今十年了。她在双溪街上买了三个门面装修好,住了不到三年又重新修成了一楼一底的楼房进行了精致的装修,购买了家具,还用十多万元开了一家大型超市。她的三个门面不够用,还租了两间门面摆货。还每年花数万元供养了两个大学生(一个读四年、一个读三年自费大学),而且还在其儿子工作的地方买了商品房。她这些钱是从何而来的,请看:
 
    “5.12”地震灾后重建资金的发放。2008年“5.12”地震后,国家发放给灾民的灾后重建资金,我们乡其它村每户都是300—350元,唯独我们村,每户只有250元。我们村上七八百户人就该有二十多万元的钱不知了去向。那些长期在外经商务工、安家农户的钱又去了何处?如青杠林村四社的何某伦一家四口人,八十年代就去新疆安家,这么多年来,他的救灾款、地震款、退耕还林款、粮食直补款均去了何处?这些钱在2011年5月26日县纪委在查她们时才知道了答案。当时,没有在家农户的地震款全是由她们村干部盖章领去。当时青杠林村是赵某、五叉树村是袁某清和胡某成、轿顶山村是黄某国。
 
    收社员私章领地震钱粮。由于地震后,国家发放给灾民的钱粮很多,村上的公章在袁某清那里不够用,于是她就和赵某亲自到青杠林村叫每个社的社长把社员的私章收起来供她们使用。当时七社的朱某德在赵某的馆子头就说她们那种做法是违法行为时,赵某还差点打朱某德。这就真正的是社员背名盖章领钱粮,官员独自使用。他们当时甚至还声称:“钱在我手上,粮油在我家里。钱想给哪个用哪个就用,粮油想给哪个吃哪个就吃。”
 
    新农村建设胆子更大。2010年搞新农村建设,我们村临街的三个生产队和双溪场镇的居民全都将小青瓦换成琉璃瓦,将墙粉白。在实施这项惠民工程中,他们采取每户受益户多给别人写上几百元、几千元的钱,利用晚上看不见的时候才叫这些留守老人签字。如街道的何某友,盖了不到30㎡的瓦,粉了8.4的㎡墙,就给写3500元;轿顶山村一社的任某友,盖了瓦60㎡,没有粉墙,袁某清就给他写出了8700元。更离谱的是,五叉树村一社的周某琼,她们竟将她和她儿媳分成两家,分别写上6000元让周签字。但周签了12000元的字,至今却一匹瓦都未盖成。
 
    螺丝池电航补的淹没款去了何处。2011年5月26日,县纪委在查袁某清帐时,查出了射洪螺丝池电航赔给我们村的两笔淹没款。第一笔是11700元,第二笔是7800元,两笔一共是19500元。这时我们才知道还有这些钱(据说从1994年电航建成后,每年都是向淹没乡村赔了钱的),这些钱去了何处?
 
    两宗土地的出卖款。其一,2009年,村上将原青杠林村一社近九亩上等好地,加上原青杠林村两间村办公室及操场一并卖给乡上修老年公寓,社员每亩只领到18000元,他们还扣了5%的管理费近万元,社员实际每亩只领了17100元。我们要问的是:他们每亩实际卖了多少钱?收的管理费和卖村房及操场的钱去了何处?其二,2012年,他们又将五叉树村一社7.25亩上等好田以每亩52000元的价从社员手中买来,又以每亩29万元的价卖给了射洪民兴旺业房地产开发公司修市场和商品房出售,他们从中所赚得的一百多万元又去了何处(这是该队赵某2013年3月12日提供给我的)?
 
    一部复印机,成为摇钱树。2014年10月25日,我在五叉树村办公室的墙上看到了我们村当年第三季度的报帐单,除了看到本季度给已下台的赵某补助了5394元的“离职费”外,还看到了本季度我们村的复印费竟是640余元,平均一个月就印200多元;2014年搞土地和房屋确权时,我们村凡是要到她那里办手续的,都要交十多元的复印费。如果所有资料不在她那里复印,她就要找你麻烦。
 
    原青杠林村有九亩多林场地,近二十年来的承包款和退耕还林的钱粮去了何处?1981年土地承包后,就由二队的赵某锡、三队的陈某洪、文某琼在承包每亩每年50元,1998年退耕退林后,开始就由二队的赵某章顶替领了钱粮1.1亩,三队的陈某洪、文某琼顶替领了八亩多,以后就一直是村上在领这笔钱,这么多年了也不会是一笔小数目。
 
    利用职权,给她的亲房和她自己的荒芜土地吃直补和退耕还林钱。胡某朗是袁某清的三爹,他长期生病,他的独生女胡某琼也一直在县城护理他,所以他近七分水田一直荒起,但都在领钱。胡某坤、胡某强、胡某勇均是她的亲房叔兄,他们几家共有的两台坟坪地都成草坪了,还一直在领直补。袁本人现在除了做了一亩二分水田外,其他七个人的地都是荒起的,照样在领钱,而且她的土地亩分也有问题。
 
    2012年轿顶山村修水泥路,一是至今不给群众报帐,二是该村的修路款还有四万元被袁某清挪用至2016年她听到要换届选举了才退还,但至今这四万元不知去向。
 
    多次大办酒席捞钱。第一次,2009年她买了三个门面装修好后,办了30桌庆贺新房;第二次,2012年腊月,她供养的侄儿胡某宝结婚,乡政府大院都腾给她办了近40桌酒席,可见袁某清好有魅力和本事;第三次,2016年腊月二十四,她的儿子胡某凯结婚,摆了30余桌酒席。
 
    “因为袁某清的后台硬,所以我告了她(她们)6年不但没有告倒她,而且在今年的换届选举中,袁某清还由原来的村委会副主任提升为村委会主任。”四川省射洪县双溪乡青杠林村2社村民赵成章反映说,上述问题经媒体披露后,当地有关部门不是去积极核实处理,而是在着重调查他1975年以前的所谓问题,派了原乡信访办的袁某某一直在整他的材料。由此可见,反腐倡廉在一些偏远贫困地区尤其任重道远。(来源:新晨日报  作者:司宏林)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本类推荐